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门户网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发布时间:2020-06-18作者: 阅读:(670)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首先,恭喜侯导,获得第六十八届坎城影展的最佳导演奖,电影人至高的荣耀。继2000年杨德昌导演的《一一》,十五年后台湾侯导再夺此奖,最早有日本导演大岛渚《爱的亡灵》、香港王家卫导演《春光乍现》、南韩电影教父林权泽的《醉画仙》、菲律宾导演曼多萨的《男孩看见血地狱》,这是亚洲国家第六度获得此奖。

法媒早在试映会后,以多篇深入影评向这位台湾的电影大师致敬。例如:5月22日《解放报》头版放入三分之二的特写剧照,标题写着:「侯孝贤《聂隐娘》,我们的金棕榈奖。」三页加上大跨页,这在法报纸编排上是特例,台湾因一位执着专注于艺术创作的电影人而受到国际注目,台湾国内的媒体在影展期间报导了什幺?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我们先来参考别人的报纸在影展期间写些什幺?代表自由左派的《解放报》由影评人迪狄耶‧裴宏所写的一篇文章,他试以《绘画》形容这部杰作,影评美得令人触动,裴宏写的第二段是《关于绘画》的比拟,他这样撰写:

「电影一播映,影迷在朱墨金丝雄伟的屏风前,眼界瞬息被层层打开,一饷,我们进入一方神秘之中。我们像是文艺复兴的统治者罗宏与戈希莫‧德‧麦迪西斯在初次瞥见画家保罗•乌切洛的那幅作品《圣罗马诺之战》,他们的感觉应是如我这般惊奇⋯⋯。我们可以看到侯导的画面混杂了几何狂野、对色彩敏锐、对细节逼近完美的坚持,在那些许许多多沉浸凝结的光影底下,无论是出自十五世纪佛罗伦斯艺术家的画笔,或是一位当代台湾天才所拍摄出来的影像,侯孝贤已在他生涯中累积近二十载的艺术杰作。」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文中除了对《聂隐娘》的图文报导,并特别解说古唐九世纪的历史细节:「到底《聂隐娘》想让唐代盛世复活的是什幺?西元618年至907年是文化史上的辉煌年代。首都长安是一处知识经济的十字交界,那还有熙来往攘的艺术家、阿拉伯、波斯、印度、土耳其、维吾尔族的旅人。」影评人在文末甚至开玩笑地「威胁」评审,「假设《聂隐娘》没得奖,说清楚点,它若是没得到金棕榈奖,我们将火炷刀剑出鞘,而评审们就準备寻找逃生出口,等着瞧吧。」不过,这当然只是「法式幽默」的一撇伏笔。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反观,我们台湾的媒体呢?

坎城影展今年在台湾莫名其妙争吵的沸沸腾腾,某些媒体仍旧走「女星走光」或穿戴哪家名牌珠宝的「奢华」报导,不禁质问电台报社何必花大钱送记者出国「现场」报导,这些小道消息其实网路就轻易可得,不是说不能报导花边消息让人轻鬆一下,只是见到记者穿着美丽礼服现场连线,却剪出一些与电影艺术几无相关的内容,例如:「侯导说他这样拍片是很『奢侈』的⋯⋯」,或舒淇说「拍到很累很想跟侯导『翻脸』」,甚至记者或编辑自己移花接木的新闻。似乎完全忘记一件事,影展最根本的事就是「电影」这个艺术本身。

走红毯之前《聂隐娘》那场记者会,其实有许多令人感动的电影人对话,我想嚐试为台湾人还原一些真相。某台记者提问:「看完这部电影以后,许多人说非常『侯孝贤』。在美学上是登峰造极,在故事上依旧是雾里看花。我想请问侯导两者之间您是如何取捨?」

侯导回答:「我想说的一句话是:当你在创作的时候,观众是不在的。你要是一直想着观众那是另一种的东西,另一种的电影。这是没办法的,你要走哪条路,其实是个人决定的。但大部分的人都会遇到这个问题,他假使不走观众的路,他的电影会越来越窄⋯⋯个人的抉择来自于你的成长过程,⋯⋯像我这样拍片是很奢侈的,⋯⋯就算不赚钱,我还是会想这样子拍。总之,它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挑战』。现在电影老以好莱坞形式拍,⋯⋯不像二十年前台湾有新电影,法国新浪潮电影,你们难道只希望这样吗?」

可惜的是,外媒比国内报导更仔细深刻评论,另外舒淇在会中被问到「《聂隐娘》这片是否以『女性』的角度来叙事?」安静思索后,她说:「其实我认为侯导是一个很细腻的人、细緻的人。就我跟他合作三次的经验,他不是只从『男人』或『女人』的角度来拍,他甚至可以一张『桌子』的角度来看,他所注重的画面除了人物以外,还有火、灯、水、云、风、树...甚至于到空气中的流动⋯⋯所以,这对于演员来説是非常有难度的。」于是,主持人发出对舒淇的一声讚叹:「舒淇小姐不仅仅是美丽出色的女演员,原来也是很棒的影评人。」

关于侯孝贤:一位作者,应专注于他的创作

最后,想分享这段侯导的真心话,他认为:「一位作者,应该专注于他的创作。」盼台湾的电影人,或世界上正在创作的人都应向已届从心之年的电影大师学习,学习这一份专注、感动自己与真实震慑的一些人、一些物事,其实不必虚伪、媚俗、譁众取宠,那只能是最真的心、最美的光影,它们其实与思恋的爱情一样,亮晃晃的,只能从心,那个软弱的地方,谧谧地开始,若可能,坚持一辈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