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门户网 >树人传薪(完结篇)‧老学生忆邢广生恩惠‧丁春光活出自己成企业 >

树人传薪(完结篇)‧老学生忆邢广生恩惠‧丁春光活出自己成企业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301)

树人传薪(完结篇)‧老学生忆邢广生恩惠‧丁春光活出自己成企业在“两代老师的真情对话——芳草碧连天的故事”讲座会上,许多“老”学生忆述邢广生对他们的恩惠时,有笑,有泪,华教斗士陆庭谕更感念当年邢老师对他的恩情,弓身向邢老师行敬礼,场面十分感人。就读吉隆坡日间师训学院,在师长眼中,丁春光不是“乖”学生,甚至给邢广生老师带来不少麻烦。然而时光荏苒40年过去,他成了邢老师口中那位“活出了自己”的企业家!邢广生老师的桃李当中不乏政治人物、校长及企业名人等,惟她曾提及一名较少人提及的学生——丁春光。40年前,丁春光在吉隆坡日间师训学院是个让院方摇头伤脑筋的学生,也屡次为邢老师添麻烦,是师长眼中的“问题学生”,但40年后的今日,他成了邢老师口中那位“活出了自己”的学生。“我和师训学院的院长和讲师确实不咬弦,是师长眼中的`极端分子’和`坏学生’,很多时候他们对我(们)的事情都看不顺眼。”64岁的丁春光对自己过去在师训学院予人留下的负面印象仍历历在目。他坦言,他不是对师长言听计从的“乖乖牌”学生,他会针对自己无法苟同的观点,直接向师长表达反对意见,因此“得罪人多,称呼人少”。“邢老师觉得我很难搞,马来讲师无论在明在暗也责备和讽刺我,但我都满不在乎。”他在班上的“与众不同”,难怪邢老师会将“丁春光”三字挂在嘴边。穷家子弟受左派思想影响七十年代是学生运动和反政府运动最炽热的年代,许多大专生尤其是穷家子弟深受左派思想的影响,丁春光亦是学运分子之一,出身穷困家庭的他对社会的不公和贫富悬殊现象显得忿忿不平。后来,他在吉隆坡日间师训学院创办了华文学会,并担任首届主席,在那个对开办华文学会有几分敏感的时代,他成了师长眼中不受欢迎的人物。“当时的华文老师是华文学会的顾问,邢老师也是其中之一,院长曾质问她,为何她的学生会是这样子。”他再举例,在毕业典礼上,学院规定学生须戴宋谷(Songkok),惟他坚持自己既非巫裔,宋谷亦不是国家礼服,遂带领其他学生齐声反对,此事也为邢老师造成压力。“我在近年才得知邢老师因华文学会而被院长训话的事。院长不曾直接找我,向来都是针对老师。”对于自己的态度,他坚称:“我看的书和人生历练比起其他学生和老师更多,我14岁开始工作,在进入师训之前当过建筑工人、铁厂工人、渔夫、兵士、临时教员、化学工厂工人和农夫,所以无法安于现状。”没执教反驰骋商场丁春光毕业于师训学院,惟现在人人都称他为企业家,而非老师,就连邢老师也是以“企业家”来介绍这名学生。当初他卸下教鞭,转战商场的原因是:“我不想连屋子都没得住,所以不再教书。”丁春光于1974年在师训学院毕业后,获派到到雪州沙白安南的双武龙渔村和瓜拉雪兰莪一所马来学校执教5年后,回到母校巴生光华国中任教,主要是教华文、数学和科学,最后他报读马来亚大学中文系进修3年。因马大副校长遭遇改变想法然而,他从马大毕业后,他并没有执起教鞭,反之驰骋商场,1987年还和三个朋友共同创办英迪学院,直至2008年才将手中股份全盘放售。“那时候教书很辛苦,加上固打制,华裔学子很多无法进入本地大学深造,一名马大副校长因孩子无法报读本地大学,被迫卖房子让孩子负笈海外,于是我告诉自己,若我还继续教书,将来可能连屋子都没得住!”“马大副校长”事件改变了丁春光继续为人师表的想法。思想背景未影响师生情丁春光说,邢老师接触的多是单纯的知识分子,如胡适之、谢婉莹(冰心)和谢冰莹,而他则受到当代不满现实和不满国民党政府的文学家、教育家及作家如鲁迅、闻一多和沈从文等的薰陶。“在那个年代,校长和老师都是出身自中国国民党,因为政治敏感性,对学生运动敬而远之,在环境限制之下,邢老师身为公务员,即使学生所做的未必是错,她都无法表示支持。”不过,这思想、背景、教育和认知的差异不曾影响他们这四十年来的师生情,他笑言:“就算是现在我们谈天都还会各持己见,但无损我们的感情,也可以从交谈中学到许多书本上看不到的事。”尊师重道他忆述,邢老师的样貌姣好,中文造诣是众华文老师之中首屈一指的,而且讲课时娓娓动听,学生都很喜欢上她的课,师生关係也非常密切,即使毕业后亦是如此。“我是受中文教育的,注重尊师重道,所以我很尊重邢老师,就算她现在已移居至槟城,我得空都会上去探望他,她偶尔也会致电给我,这就是四十多年积累起来的情谊。”嗜好爬雪山热爱开越野车年过耳顺两鬓霜白的丁春光说起话来铿锵有力,精神也显得抖擞,思维清晰,口若悬河,旁人着实难以用“老人家”来形容他。他自嘲说:“我不会做生意,只会玩,我不是甚幺企业家,我是玩家,我只是搭别人的顺风车做生意。”他目前的最大嗜好是爬雪山,过去也热爱开越野车行遍世界各地。“我从1996年开始玩越野车,至今共走了卅多万公里,2005年为了重走耗时40天的长征之路,我开始爬雪山训练体魄。”最新目标征服珠穆朗玛峰当话题转到爬山,他兴趣盎然,拿出平板电脑展示他的傲人纪录,从大马半岛七座最高峰(G7)等大小山脉,乃至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Aconcagua)、中国玉华峰、非洲最高山脉乞力马扎罗山(Kilimanjaro)、尼泊尔眉拉峰(MeraPeak),以及全世界最大瀑布伊瓜苏瀑布(Iguazu)和维多利亚瀑布等,他都印下了足迹,他的最新目标是在今年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Everest Mount)。“我每週爬山七八个小时,沙巴神山我已爬了7次,而且我爬到7000米都没有出现高山反应,医生也说我有30岁的心脏,我打算玩到75岁才停下来。“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这种生活证明我还活着,还有能力和精力做这样激烈的运动。”嚮往自由和总是设法挑战自己的丁春光坚定说道。85岁陆庭谕感谢邢老师当年关怀之心“生我者父母,教养我的是邢广生老师!”华教工作者陆庭谕早前在“两代老师的真情对话——芳草碧连天的故事”讲座会上,郑重地向他一生最敬重的邢广生恩师敬礼,现场许多老学生也忆述邢老师对他们的恩惠,说到温馨处更忍不住掉泪,场面十分感人。公认为华教斗士的陆庭谕在主讲前,向邢广生老师鞠躬行礼,以表达当年老师对他的恩情。直到今天,85岁的陆庭谕还是称邢老师为“先生”而非“老师”,他解释说,《辞渊》对“先生”的解释是“师长”的称呼和一般的尊称,在高师时期,学生对老师都是称“先生”,所以他也直称“邢广生先生”到今天。陆庭谕透露,当年他们一家人从胶园内被逼迁至新村扣留营,家境惨淡断无升上高中的可能,于是他参加高师班并遇上了邢老师,老师得知他的处境后非常同情,赠予他一罐美禄,让他感激在心。送美禄调解家事立学校报读免费的高师班。当年,为阻隔马共势力,英殖民地政府强迫华人离开家园,搬到新村,陆庭谕一家也难逃噩运,“爸爸被扣留在哥打丁宜集中营,我们随妈妈被逼迁到新成立的村子,自己用锌板和亚答盖房子,自己挖井、挖粪坑。到处都是鎗声,生活很凄惨。”学生的不幸遭遇,邢老师看在眼里,有一天,她送了一罐美禄给陆庭谕。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陆庭谕的父亲想要叶落归根,带同全家人一起回去。邢老师知道了,特别带陆庭谕去见她的家翁辛厚慈。辛老先生是党国元老,也在主持《中国报》,他找来当时吉隆坡着名的欧阳大律师帮忙协调。陆庭谕的父亲坚持要回去,母亲坚决反对,后来,父亲答应自己一个人走,橡胶园的地契则转到母亲名下。“从了解情况,到送美禄,到最后找了辛老先生和欧阳大律师帮忙调解家事,都是邢老师的关怀。”陆老回述60年前的往事,又不禁弯身垂首,向身旁的邢老师连续说了三声“感谢”。当天,邢老师在一众学生的见证下,推出了自传《杏坛芳草――永远的老师邢广生》,并在推介礼上细述和缅怀当年与学生之间的师生情谊,场面温馨感人。现场听众多是邢老师的学生,他们不辞劳苦前来参与讲座会,只为再听敬爱的邢老师“讲一堂课”,并藉此机会与老师相认叙旧及短聚。由祝福文化中心出版的《杏坛芳草――永远的老师邢广生》自传,记载了邢广生老师平凡又伟大的女教师的传奇一生,包括她生长于乱世中国,命运浪涛将她送来马来半岛,以坚毅不屈的身姿,汲汲灌溉知识养份,成就自身为“永远的老师”,并且与学生们谱写了芳草碧连天的动人故事。书中提到她的一生中的知交,他们皆是驰名世界的文人雅士,如中国女兵作家谢冰莹、学者苏雪林、张爱玲之母黄逸梵、满清皇亲景嘉等等。一封封亲笔书写的信笺,将揭开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温暖情谊。/副刊‧报道:洪美玲‧2015.02.0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