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一生活 >【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 >

【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

发布时间:2020-06-13作者: 阅读:(265)

【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自游自在】自我凝视墨国女画家的爱与痛

宪法广场是墨西哥城的中心,日夜川流不息,广场东侧的国家宫,一副古典庄严的模样,是墨西哥政府办公的所在地,但它同时也对公众开放。经过安检,我们就离开了喧嚣的大街,连尘埃也安静了。我们是为了迭戈里维拉为国家宫所创作的壁画而来。这个国宝级的墨西哥画家,其中一个最着名的身份就是弗里达卡罗(Frida Khalo)的风流老公。

巨型的壁画,像个生动的讲古佬,在一二层楼梯间的墙上,娓娓道来墨西哥的历史发展轨迹,由印第安人的神话到西班牙殖民时期一直到革命胜利,重塑了墨西哥的历史传统。壁画创作于1929年至1935年间,那是墨西哥壁画运动的黄金年代,在当时政府的支持下, 墨西哥掀起了壁画艺术运动,现在也成了墨西哥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创作,由大型的建筑到街边的涂鸦都能轻易找到高超的艺术作品。

历史是创作素材

当时的壁画创作可说是一种国民教育,历史记忆对团结国家和塑造民族认同能起着重要作用,在墨西哥民族主义高涨的年代,不少艺术家以墨西哥的历史作为创作素材,创造出色彩斑斓的巨型壁画,画家后来也利用壁画来反映社会现实及政治等,由于面向的是普罗大众,如果稍微对墨西哥历史有所了解,也就不难看懂。

虽然被誉为墨西哥殿堂级画家,但其实迭戈里维拉老婆的名声更为墨西哥以外的人所知,经过数十年的发酵,其鲜明的风格和传奇的人生,让她几乎成了墨西哥现代美术的代言人,偶像光环也藉由流行文化而大放异彩。弗里达卡罗出生、生活到去世的蓝屋,也成了墨西哥城最受游客欢迎的博物馆,门口总大排长龙,等着参观弗里达使用过的厨具、睡过的床、穿过的服饰,当然也包括她充满魔幻主义色彩的作品。

以幽默戏弄痛苦

蓝屋位于城南一个宁静的街区,房子虽然不大但到处有色彩,在西班牙炽热的阳光下,更突显了主人灿烂但血迹斑驳的一生。没有人会比这个墨西哥女画家更了解痛苦,所以才能将这些苦难刻划得如此色彩斑斓,看了更令人心痛。

特立独行的弗里达总自豪的展示非典型的女性美,她标签式的一字眉和唇须都在挑战美的定义。小儿麻痺症、几乎致命的车祸、风流的丈夫、痛苦的婚姻、大大小小的手术、晚年的截肢,痛苦把弗里达的身体当成了收容所,进而成了艺术家的创作泉源,长期卧病在床的弗里达以自己为灵感,画了不少自画像,通过超现实的手法,赤裸裸的展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灾难。也只有她有资格幽默的去戏弄这些痛苦:我喝酒就为了淹死这些愁苦,但没想到这些可恶的竟然学会游泳。

弗里达于1954年逝世,年仅47岁,根据丈夫的遗嘱,弗里达的私人物品都得保存在这蓝房子的浴室里,一直到她去世50年后的2004年才能重见天日,博物馆内最精彩的展品包括一系列富有墨西哥民族风情的服装,除了艺术作品,卡罗迷们现在能通过这些服装和饰品来解读女画家传奇的一生。

文/ 图:叶孝忠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