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一生活 >查尔斯:选前投诉选民册‧选委会称束手无策 >

查尔斯:选前投诉选民册‧选委会称束手无策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853)

查尔斯:选前投诉选民册‧选委会称束手无策(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8日讯)由净选盟2.0所成立的“人民调查庭”于週三正式开庭审讯,首位供证者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声称,早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之前,他已经向选举委员会反映选民册不乾净的问题,但最终选委会还是以“法律无法挑战选民册”的理由,表明本身无能为力。他强调,选委会回覆他时指出,虽然收到此投诉,但由于他们无法做出法律挑战,因此他们束手无策。无法挑战法律他说,他是在去年11月发现其选区选民册中,有60个选民在同一个地址下登记;经过调查,发现该位于巴生班达马兰的住址有屋主;惟这60人不是此住址的住户,而该屋主也向他指出,在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之前,国阵助选团的其中一名成员运用其地址来进行选民登记。他指出,其大选自愿团在2012年的选民册中也发现3457个选民在巴生选民册内消失,当中并没有移民、逝世或搬到其他州属,但他们却无法投票;另外也发现2195个原本属于雪州的选民,却无故被转为柔佛、沙巴和砂拉越的选民。查尔斯称,他也收到居住在海外的大马人投诉,指他们还未登记为选民,但名字却出现在选民册内,并在新年期间收到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祝贺信函,还在信函中要求他们回国投票。至于另一些投诉,则是指怀疑是外劳的人士前往投票中心投票,以及其他幽灵选民的问题。在人民调查庭担任主持人的国内着名律师古迪亚星尼惹提问,虽然选民册不乾净,但查尔斯圣地亚哥还是高票中选的民联国会议员,为何还要继续做出种种舞弊投诉?查尔斯回答说,他坚持国人应该要有一个公正、公平和自由的选举制度,因此他认为作为国会议员,就应该履行公民责任,继续为乾净的选举制度斗争。当其中一名仲裁员马维斯询问他或是其他监票员,有亲眼见到“外劳”或是“幽灵选民”在投票中心投票,他则表示没有。5名来自国内外的独立专家将成为调查庭仲裁员,负责主持审讯程序及结论,审讯从9月18至22日,连续5天审理第13届全国大选的舞弊投诉。“人民调查庭”是由非洲肯雅的法律界知名学者雅斯巴盖为首,他曾是肯雅宪法检讨委员会及肯雅国家宪法会议的前任主席、其他成员包括来自印尼的选举委员会前任副主席南兰苏巴迪、来自大马的执业律师拿督阿扎卡马鲁丁、马来亚大学经济学院前任助理教授马维斯博士,以及马来西亚教会理事会总秘书贺门博士。该调查庭的法律团队以马来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古迪亚星尼惹为首,他也是调查庭主持人,代表大马人民提呈证据。他同时获得30名律师协助。第3证人揭没登记却成选民人民调查庭第3名证人是失明人士英弄吉兰,她出生在沙巴州,但在西马完成小学、中学和中六的教育课程,包括在槟城接受小学教育,中学和中六则在吉隆坡完成。她供证时指出,自1983年在巴生河流域一带读书和工作以来,从未进行选民登记,但在全国第十三届大选投票日前,发现自己已经登记为选民。她说,在朋友协助下,她通过上网查询方式得知自己是沙巴州斗湖选民。她指出,自己并没有到过斗湖生活,因此她通过同事协助下,向净选盟投诉。类似法庭传召供证写判词“人民调查庭”的审理程序与法庭有相似,即传召涉及人士供证,如选举委员会官员、民众、朝野执政党人士等。5名仲裁员将在聆听所有供证后,总结及宣读“判词”,而委员会则在较后集结完整的听证和审判报告,让民众了解实情。受召出庭供证的相关人士,包括在投票和点票过程中受到不合理对待或存有质疑的选民、监票员及见证者等等。选举委员会也受邀出席供证或解释。简而言之,听证过程依据一般的法庭案件审理程序,仲裁员在聆听双方的说辞和供证之后,做出裁决。首日召开的人民调查庭将传召5名证人供证,截至截稿为止,已经出庭供证的证人有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行动大马创办人黄炳耀、失明人士英弄吉兰。选委会被指没独立进行工作对全国大选进行调查与研究工作的行动大马创办人黄炳耀,是人民调查庭的第2名证人,他认为,选举委员会没有独立进行工作,就像是首相署属下的一个政府部门。此话引起调查庭仲裁员的关注,并要求他作出进一步的解释。他指出,选委会在草拟选举法令时,儘管已经获得国家元首通过,但仍要提呈国会寻求通过。草拟法令需呈国会通过“不过,根据联邦宪法113和114条文,选委会是一个独立性的执法机构。”黄炳耀举出另一项例子,在选区划分上,若国会不获得通过划分选区,选委会也无法着手进行,而且选委会成员并不是通过公开遴选方式,所以他对其独立性存有质疑。他也对提前及邮寄选票、大马遴选系统、选票问题及选民人数数据等作出投诉。主妇:被要求马克笔点墨投票截至傍晚6时,人民调查庭总共传召8名证人出庭供证,最后一名证人投诉在投票时,被选委会要求以马克笔(markerpen)点墨投票。不过,人民调查庭以保护证人安全为由,要求此证人在另一间房供证。人民调查庭主持人兼调查庭律师团主席马来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古迪亚星尼惹是在第7名证人供证后,向5名仲裁员提出上述要求。他说,第8名证人是一名家庭主妇,后者在友人陪同下来到现场,并在第7名证人传召完毕后,仲裁员和其他相关人士移到另一间房进行供证。第4证人:疑官员先行开箱算票第4名证人阿布胡先说,他是马六甲阿逸利茂州议席候选人的代理,在投票日当天他负责亚罗牙也警局的投票箱,将票箱安顿后,却发现有数名选委会官员在置放投票箱的房间算票。报警无回应他称,由于数名官员围着一堆疑是选票的纸堆,因此他怀疑他们在还未开始被允许算票前,就自行拆开投票箱算票。他已针对此事向选委会投诉和到警局报案,而至今他还未收到任何正面的回应。第5名证人是人民选举监督员(PEMANTAU)赖勇诚(33岁),他负责敦拉萨镇国会选区的投票情况。他供证时说,在投票日当天,不少挂上国阵或民联旗帜的轿车载送选民投票;他也跟蹤其中一辆挂上国阵旗帜的车子,将选民载回吉隆坡布迪曼花园人民组屋时,把轿车停在国阵帐篷内,然后设宴招待选民。他也说,在投票日当天,收到选民投诉指选委会使用的不褪色墨汁容易褪色,有选民形容墨汁容易被擦掉,包括用手搓,甚至只用水就可以擦掉墨汁。他也把在投票日当天的照片提呈给人民调查庭。‧2013.09.1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