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一生活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747)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受到异味干扰的居民,高举横幅表达心声。

要求清新空气的王姓一家,在去年11月向《》投诉住家受到隔壁工厂异味困扰后,事隔两个月问题还是没有解决,事主及其邻居只好再向大马华裔维新社投诉,更在今日高举横幅要求当局正视问题。

有关事件是发生在柔府区峇东尾,事主王姓一家住在当地已43年,但随着一家工厂于2014年8月入驻其住家旁后,每当工厂操作时,会发出刺鼻的酸味,令他们一家经常喉咙痛、皮肤痒,而且屋旁的树木也相继枯死,甚至饲养的鸟也死了七八只。

交涉反被警告

事主王振业(43岁)今日召开记者会说,自工厂操作至今,一年多以来他全家人都面对异味问题,并都轮流生病。

“为了解决这项严重的问题,我不断的向有关部门申诉,甚至与居民联署上信,虽然过后有关部门有一些书信上的执法通知,但是该工厂依然日夜操作,威省市议会的官员曾来我家了解,就连官员本身也不能接受有关气味。”

他说,他与工厂负责人交涉后不果,反而被警告,投诉议员也没有成果,他也通过媒体反映问题,同样没有得到相关的回应。

工厂不定时排臭味

他说,以前有关工厂排放气味时,还有固定时刻,但自从他投诉后,工厂已不定时排放气体,有时半夜也有,有时是酸味,有时则是焦味。

“我们这一户住了11人,除了我父母、我们夫妻及3个孩子,再加我妹妹、妹夫还有两个孩子,都身受其害,我长女8个月内因为喉咙痛去看3次医生,医生指其病是因为环境污染所致,我9岁的外甥在前天才喉咙肿痛。”

他说,他曾经多次致函环境局,甚至也写信给卫生部、威省市议会,议员们,但议员们都没有来关心。

他说,在去年12月11日,他曾拜托州议员孙意志,把相关文件托他交给槟州首席部长,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首长方面的回应。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在王家旁的树木,有几棵也在这几个月枯死了。

树枯鸟死  投诉没下文 工厂飘臭一家轮流病

在去年11月,《》曾报道王姓一家的困境。

实地视察几小时陈恩来感呕吐头晕

大马华裔维新社总秘书陈恩来说,有关王姓一家面对的问题是非常严重,他被要求插手此事后,做了几个小时的实地观察,都会有要吐及头晕的感觉,他觉得那是污染物。

“我们看到居民的签名投诉信件后,也很惊讶为何有关部门不采取行动。不可思议的是,每当居民在工厂飘出异味,打电话通知有关部门时,包括地方政府以及环境局,味道就会自动停止,我怀疑这其中的‘联系’,所以我将会采取行动要求反贪会彻查。”

他说,他希望槟政府能即刻采取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