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小生活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与蓝色多瑙河:《2001太空漫游》配乐一点 >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与蓝色多瑙河:《2001太空漫游》配乐一点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513)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与蓝色多瑙河:《2001太空漫游》配乐一点

  在上一篇聊过库柏力克在《2001太空漫游》里头所使用,成为传世经典的电影语言之后,或许我们已经可以理解那些电影大师,之所以异口同声推崇这部作品的原因,但对于看懂这部电影,似乎没有什幺帮助。这并不奇怪,因为这个故事的原作者,跟库柏力克合力编写剧本的亚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他想要藉此探讨的主题(或者你也可以说是他的个人信念),本来就不是那幺具有亲和力,看不懂真的不是观众的问题。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与蓝色多瑙河:《2001太空漫游》配乐一点

  被誉为当代三大科幻作家之一的克拉克,有写一本跟电影同名的小说,但它既不是原着小说(先有小说,电影再根据小说改编),也不是电影小说(先有电影,小说再把电影文字化),而是跟电影同步创作,同时出版,同一个故事各自呈现的作品。基于这层在电影跟小说之间并不常见的关係,使得克拉克的同名小说扮演了一个奇妙的角色──看懂电影的攻略本。就拿电影最后一场戏来说,一堆光怪陆离的飞行镜头,带着主角转眼走完生老病死,然后蜕变成「星孩」(starchild)凝望地球,这二十几分钟让观众看得雾煞煞;不过如果你手边有克拉克的同名小说,或是你曾经看过另一部也许是他最杰出的作品《童年末日》(Childhood's End),这段在演啥就了然于胸了。一部电影按照常理不应该要求观众在戏院之外另做功课,不过碰上库柏力克这种大师中的大师,又岂奈他何。

  由于上述这两本小说的中译本都不幸绝版,不太容易弄得到,所以我很简单地介绍一下《童年末日》的故事内容:挟带着无可匹敌科技优势的外星人,以《ID4星际终结者》之姿光临地球,然后用谁也想不到的方式,不但把地球上这些乱糟糟的人类,从彼此用核弹自我毁灭的愚蠢命运里拯救出来,还把地表上的所有无知、贫穷、愚昧、疾病与犯罪一併消除,为人类建立一个物质领域不虞匮乏的美丽新世界——只有一个条件,就是不允许人类继续探索太空。「众星不是为人类而存在的」。

  他们这样做真正的目的,同样让人意想不到:照看人类蜕变成另一种生命型态(你猜到了吗?答对了,就是『星孩』),而当新一代的人类全部蜕变完成时,旧一代的「现代智人」(也就是我们啦)就自然绝种了。这结局听起来蛮悲惨的,不过克拉克并不希望读者往这个方向去想,因为父母一代也许无人继承他们的生命形式,子女一代却以另一种更高阶的形式繁衍昌盛,这就是克拉克设想的一种人类未来,也可以说是一份隐约的企盼;不过只要读过一些东方哲学,对于超脱凡俗,究竟涅槃的概念,想必不会感到陌生。

  唯有参透克拉克的作品,几乎都在探讨这个一以贯之的超验主题,才会明白为什幺库柏力克会选上原本默默无名,就连古典音乐界大概也不觉得这是理查.史特劳斯(Richard Strauss)特别好的作品的交响诗〈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Also sprach Zarathustra),搞到现在大家都几乎忘记原名,直接称之为「2001主题曲」──有什幺比尼采同名着作里提到的「超人」 (Übermensch) ,更接近「星孩」那种拔地飞升的意境?

电影的经典开场,高画质:

  而你只需稍微把思路反向运转,库柏力克选择用小约翰史特劳斯(Johann Strauss II)的〈蓝色多瑙河〉(An der schönen blauen Donau)这幺一首芭乐的华尔滋舞曲,做为冗长太空旅行的配乐,也就顺理成章了——人类从茹毛饮血的人猿,一知道使用工具就瞬间跳接到太空旅行,多幺惊人的伟大进展哪,然而在他眼中不过是王宫贵族余兴节目的舞码伴奏,用来打发时间罢了。库柏力克把原本为《2001太空漫游》谱写的原创配乐废弃不用,完全採用既存音乐做为配乐的决定,向来是讨论这部电影时,可以大做文章的一个切入点;库柏力克这个决定确实不寻常,不过他最后选择的为何是那些音乐,箇中学问倒是没有大家想得那幺深奥。

片中插入曲:〈蓝色多瑙河〉

  这就是《2001太空漫游》,一部直接去看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但只要掌握住几个重点,其实也没有那幺难解的经典作品。现在你可以假装自己已经看过这部名作,跟别人谈起也不会鸭子听雷了。但我依然觉得你应该要亲自租来看一遍,即使睡着也无所谓,因为这部片的确值得一看,而且,它将会告诉你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不是所有把电影拍到让人看不懂的导演,都只是虚有其表的假文青。

音乐资料

 《2001太空漫游》使用音乐一览表—IMDB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