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L小生活 >标準化的世界(下):要真正理解一个人,你就不能把他当作是「一 >

标準化的世界(下):要真正理解一个人,你就不能把他当作是「一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679)

►标準化的世界(上):用平均标準衡量不同个体,将不会适用于任何人

来自「个体科学」的三个个性原则

作者罗斯认为,用平均标準这一把尺来衡量每一个不同的个体,那就像是「为标準飞行员设计驾驶舱,这个驾驶舱将不会适用于任何人」。

换句话说,社会上的各类「平均标準」,就是社会为我们打造的驾驶舱——衡量人们在各方面的平均值后,我们致力于打造某种标準的教育制度、标準的企业管理制度、标準的生活方式等等。这些所谓的「标準」未必适合所有人,事实上,罗斯主张,其不适合大部分人。

但问题是,如果我们不遵循标準,不朝标準的方向努力的话,我们还能怎样呢?

对此,罗斯在书中提到了「个体科学」的三个简单的原则,这三大原则能让你摒弃「标準化/平均思维」,认识并发挥自身的独特性,也能让你更好的衡量、判断人事物。

我们先从第一个原则谈起:

1、锯齿原则

简单来说,以智商为例,智商分数是一种把人类认知的多维度简化成「单维度」的描述,而锯齿原则要求你把「单维度」的描述还原成「多维度」的描述。

锯齿原则并不难理解,这里就不多加笔墨解释,这里想要强调的是——理解锯齿原则是容易的,但要抗拒智商或「整体智力」这一类单维度、便捷、一目了然的概念,才是困难之处。

我们很容易因为一个人的智商、成绩、收入的高低,而对其产生刻板印象,有所偏见。我们也很容易因为自己在单一维度的评分高低,给予自己过低或过高的评价。只有把人看成「多维度」的,我们才能更好的了解他人,也更好的认清自己的优势、劣势。

但是,「多维度」的描述还不足以描述个体,我们还需要更仔细的分析。

2、情景原则

假设小张做了一项人格特质测试后,得出的结果显示,小张是个经常性撒谎、极不诚实的男孩,那幺你可能会认为,无论小张身在何处、对谁,他都会撒谎。

那幺是否存在这样的一种可能——小张总是撒谎,但他从来不对他的母亲撒谎的可能呢?

先来看一个有趣的实验:

身边的朋友都以为我是个外向的、总是有很多话可以说的人。当我和朋友出外聚会时,我的确会常常开玩笑、主动的找话题聊。但是当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就成了一个极内向的人。有时后可以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静静的在家里看书、工作、上网、游戏。

当你刚认识一个新朋友时,他看起来是个文静的、不说话的人,而事实上,在那一刻的那一情景,他的确是个文静的人,但只要你把他放在他熟悉的群体之中,他可能就会变得非常活泼、多话,他只是在陌生的情景里会变得文静。

这不是因为此人耍心机,假装文静,也不是因为他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伪君子,而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没有一个「恆定的性格」,人们是会因应不同的情景,而表现出不同的「性格」的。

你工作的时候、你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和爱人在一起的时候,你都在表现出不一样的你。

同理,要真正的理解一个人,你就不能把他当作是「一个人」来看待。你要意识到,在此情景中的他,和另一情景中的他,虽然同是「一个人」,但表现出来的行为却可能判若两人。他,并不是他自己的「平均标準」。

3、途径原则

至今依然有许多人认为,每个问题都有一个「标準答案」,每一个任务都有一个「标準的完成方式」,每一个职业都有一个「标準的工作方式」。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未必。在几何学里的「勾股定理」,就可以用高达三百多个不同的方法来证明;一道菜餚可以用几十种不同的方法、顺序、步骤来烹饪。

罗斯在书中用了一个直观的例子举例:

在每个人的心中,可能都有一个标準的「成功途径」,这一成功途径可能是社会规範、文化、媒体灌输我们的产物。

例如,你要在现在的公司好好的工作五年累积经验,然后跳槽到你梦想进入的公司,再努力工作五年后争取当上主管,累积了人脉、资源和管理经验后,下一个目标就是创业当个老闆。

但是,成功途径不可能只有一条。例如,有研究显示,要成为「成功的科学家」至少就有7中途径,有些人会扶摇直上、有些人会经历失业、有些人会遭遇瓶颈等等,而重点是,无论是哪种途径,这些人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没有哪个途径比另一个更好。

而如果我们把个体科学的三个个性原则结合起来看,我们会发现——锯齿原则让我们认识清楚自身各项能力的优劣,情景原则让我们意识到不同的情景、环境中,会有不同的自己。而在理解了自身的这些特性后,我们才能创造出符合自己、适合自己的的成功途径。

当你放下了心中的那把尺后,当你意识到你没有必要跟着那把尺后,你会发现,通往目标的道路,人生的未来发展途径,何止百种。


平均计算法虽然无法描述一个具体的个体,但不是完全无用的,平均计算法在对群体与群体之间进行比较时,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例如,「中国人比美国人每年平均吃上更多的米饭」,这一讯息的确可以说明群体的某种特徵,当预测群体的行为(例如,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今晚更可能吃米饭?)时,平均值能给出更好的答案。

只是当我们面对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时(包括自己),用上面列举的三个「个性原则」来理解他们、认识他们、帮助他们,无疑会更準确、更有效。

在这标準化的世界里,我们需要有意识地用个体的眼光,看待个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