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蕙生活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发布时间:2020-06-13作者: 阅读:(207)

中国女性主义者——李麦子,发起佔领男厕的社会运动,从日常生活的性别不平开始着手,提倡社会关注性别平等议题。

事实是我们去砸小便池,而不是去扎水管

古语有云:敌人可以让我们更团结。很多时候,我们不是敌人太多,而是敌人太少。(我就是那个古人)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2014 年世界厕所日,致信各地住建部门)

这不嘛,敌人自动跳出来一个,把我高兴坏了!前几天有个人精心炮製了一个故事:匿名说有人佔领男厕所不成就去扎男厕所小便池的水管,然后还举说受伤了,满手是血⋯⋯在这个故事让人哭笑不得的时候,有人提出了要对这些女权主义者实施心理关怀,在我看来,需要关怀和指导的是这位原 PO 啊!究竟是什幺样的骨骼惊奇让 TA 编造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原 PO 激发了人们的好奇心啊。

但是我想澄清的一点是:当学校等地方改造将男厕所改为女厕所的时候,他们不是用扎水管的办法,而是用砸小便池的方法,把整个小便池砸掉、扔掉。拜託,造谣能不能高级一点儿,扎水管太 low 了,能不能格调高雅一点儿啊?!Bomb 厕所可能更高级吧⋯⋯真是替原 po 捉急。

背景:佔领男厕所是成功的官民互动的女权倡导案例

感谢这位 PO 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可以说一说佔领男厕所活动以及到现在取得了可持续的成效。

从 2012 年到 2017 年,从占领男厕所到住建部出台新《公共厕所设计标準》,我见证了这 5 年,在公共厕所女厕不足问题上中国取得的巨大进展。可以骄傲地说,这一进展并不输给很多国家哦。(推荐阅读:厕所的性别论战:我们该分男厕女厕吗?)

佔领男厕所不仅仅是行为艺术,详细过程如下:

2012 年 2 月 19 日,广州佔领男厕所发起,广州政府回应将会扩建女厕至 1 : 1.5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当年的我还是长头髮,中分)

2012 年 2 月 26 日,北京佔领男厕所发起,时值两会敏感时期,我人生中第一次和警察喝茶,那时候我大学四年级,但是活动还是获得了很多主流媒体的报导。因此,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非常成功的。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回顾当年的佔领男厕所活动发起人的髮色。郑楚然和我)

2012 年 8 月底,马桶阵行为艺术敦促广州城管委尽快落实扩建女厕的政策。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毕业后的我变成了捲髮)

2012 年 2-3 月间,西安,南京,成都,郑州,南昌,兰州等多个城市志愿者在我们的带动下响应佔领男厕所活动,以女大学生为主的群体这一次集体亮相,为女性的权益呼吁。

2012 年,2013 年,2014 年三年的两会前夕,我们都会通过电邮,写信和微博私信联繫和电话等方式和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沟通,前前后后大概覆盖了一千多位人大代表,其中仅有不到 10 位在两会上提出了我们的提案,但是对于作出政府层面的改变,已经足够。并且还有大学生志愿者想学校呼吁扩建女厕,此举促进了华东师範大学,陕西师範大学和北京师範大学等院校扩建女厕政策落实。2016 年,还有不同学校的学生陆陆续续的促进厕位的落实。(推荐阅读:性别平等不只是女生的口号!从漫画开始,让「平权」成为动词)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女权行动派供图)

2013,2014 年,2015 年(因为反性骚扰还进了 37 天局子的我还在继续推动该议题,感动天,感动地啊。),均在 11 月 19 日世界厕所日这一天致信各地负责厕所标准设立的各个部门,呼吁关注女厕厕位,得到了 10 多封回信,其中很多都表示,如果住建部改了,地方也愿意配合响应。

2016 年 12 月,住建部宣布新《公共厕所设计标準》出台,并且我和杨处长进行了面谈,送了锦旗「扩建女厕一小步,性别平等一大步」,对方表示:「之所以有动力修改,就是这件事情有很多的关注,引起了特别大的反响,加上每年都会有很多人大代表提案,我们就开始着手修改了。」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2015 年给国家旅游局写信)

2017 年,轰轰烈烈的厕所革命在全国各大中小城市上演,很多城市在厕所革命的同时都将扩大女厕的比例作为了改革的其中一项内容,值此,我认为佔领男厕所是从实际出发,结合中国的现实情况,女大学生自主发声,民间公益机构配合,试图在中国寻找到能够改变的空间的良好尝试。并且我们通过为数不多的渠道试图和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建立联繫,我们并不是活在公益狭小的圈子里,而是找到了愿意为我们提案的两会代表。这些都表示了,我们是一群勇于在当前的中国国情下,积极的寻找可以让中国变得更好的空间的可爱的人。因此,我必须再次感谢所有参与占领男厕所活动的志愿者,包括郑楚然在内的发起者们,我们一起促进了这一好的变化。2017 年,我们见证了太多的倒退,但是在厕所议题上,我认为这是进步的。(推荐阅读:脱裤、变装,和性别学校教育)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马桶阵行为艺术。)

信息污染如何侵蚀女权运动,女权主义者要团结起来共同前进

如今,我们真切的看到,在这个谣言满天飞的社会,很多造谣者利用女权主义在中国被严重妖魔化的事实,向公众製造虚假的信息,并且藉此博取眼球。我们也看到,某中国报纸用同样的信息污染的方法,让女权行动派的面目不再清晰。我觉得,我有必要指出,不管抹黑的理由有多少,我们拿结果说话。如果不是当时上大学的女大学生们,用于用行为艺术这一同样吸引眼球的方式,引发公众对于厕所问题——一个人尽皆知,但是却没有重视的问题,发出质疑,提出改革方案,那幺今日的厕所革命绝不可能这幺大幅度的把扩建女厕作为一项重要内容。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北京佔领男厕所,有男性志愿者)

本文想谈论的还有一点,面对如此复杂且快速变化的社会,我们应该如何寻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并且能够继续为性别平等做一些什幺?我想这是困扰很多女权主义者或者泛女权主义者的问题,事实上,女权主义者们也在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不管时局的变化有多幺的快,我们依旧坚守女权阵地,推动中国的性别平等进程。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北京佔领男厕所)

在我从局子里出来后,我看到了女权生态的欣欣向荣,一些社交媒体帐号在网络上活跃起来,这非常的令当时受尽委屈的我倍感鼓舞。女权瞎报在用电子简报的形式向我们呈现性别歧视,中华男德教育用讽刺的手法传播性别平等临安,膨胀工作室用视频的方式对公众进行女权教育。另外,我还看到了很多为性别平等努力的个人,王小能,李思磐等都在微博上非常的活跃。另外,毫无疑问,公益机构在扮演了更加夯实的角色,女权之声,橙雨伞,新媒体女性等等这些机构在激励青年女性关注女权议题上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我作为女权行动派的一员,就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快来夸我。)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北京佔领男厕所)

谈及未来如何更好的行动,民间的女权发展至今,也不是没有冲突的,我们看到了 ayawawa 这样的存在,也看到了巫山六月雪这样的悲剧,还有居心叵测的耿直哥一边捧女权,一边打女权行动派的信息污染者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如果我们想取得更长远的发展,我们必须减少内耗,把目标放在各种性别歧视的议题上,当然也不应该仅仅在新媒体,我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在各自的城市做一些实际的女权服务工作。(推荐阅读:李麦子:我并不是谁的英雄,女权运动只是过自己生活)

我们面临的现状是严峻的,当女性被强姦的时候,我们绝大多数是沉默的,因为强姦文化压的我们说不出话;当女性被上司性骚扰的时候,我们有了一些声音,但是这些声音是需要支持的,也是需要专业的技能去介入的。当我们有了家暴法,可是家暴案还频繁的弹出在新闻上的时候,我们需要更好的促进《反家庭暴力法》的执行。

佔领男厕所是成功的,但是我们不能骄傲于在性别平等取得的这一丁点的成功,我们必须不断的迈进,还有更多的性别歧视问题等着我们去解决。因为,当有人质疑我们,这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性别平等的时候,我们可以说,这世界上的确没有绝对的平等,但是我可以让性别更平等。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我的粉丝,澳大利亚女权主义艺术家编织的「受伤的新娘」) 

女权主义理论的内涵和知识生产非常广泛,这一学科引进中国之后也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所以因为不同的理论产生分歧是非常常见的事情,当分歧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谁才是我们的敌人,哪些议题才是我们应该去处理的议题?这次的造谣事件,我认为是团结大家的一个机遇,正如我开头所说,我们需要继续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去推动中国的性别平等的进展,所以突然跳出来一个敌人是团结所有持不同观点的女权主义者的好办法啊,而且还帮忙传播的佔领男厕所活动,所以这无疑是一件好事儿。

因此,让我们继续做自己该做的,携手推进中国女权事业发展吧~对待那些造谣者,一种方法是置之不理,一种方法是像我一样做点儿什幺回应一下,顺带着促进一下女权大团结,岂不乐哉?!

【李麦子专文】中国女性主义者的佔领男厕运动
(注:姐妹情谊天长地久。)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