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蕙生活 >查案官用2手指比喻高度‧抛小泰迪熊‧推测卧尸地点 >

查案官用2手指比喻高度‧抛小泰迪熊‧推测卧尸地点

发布时间:2020-07-17作者: 阅读:(578)

查案官用2手指比喻高度‧抛小泰迪熊‧推测卧尸地点(吉隆坡25日讯)赵明福坠楼死亡案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週五续审,一而再三遭受皇委会成员质疑其专业能力的第12证人―警方鉴证组查案官阿末纳兹里助理警监声称,他与法医是使用小只的“泰迪熊”作为抛物实验,以确定赵明福坠楼死因。声称实验成果不能作準他指出,他曾联合两名法医前往赵明福坠楼的沙亚南玛莎兰大厦,以装满水的水瓶及玩偶(anak patung)进行抛物实验,以确定死者卧尸地点,而进一步推测死者的死因。当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益进一步询问时,纳兹里作出更正,他与法医们并不是使用玩偶,而是使用一只小泰迪熊(teddy bear)做实验。纳兹里还以拇指与食指扩展的距离,比喻小泰迪熊的高度,令委员们不仅莞尔,庭内人士听后更是忍俊不禁,在庭上哄堂大笑,难以置信如此进行抛物实验。纳兹里进一步解释,法医巴拉斯汉及沙鲁强调此实验不能作準,毕竟所使用的试验品及事发情况皆不同。他说,他们以水瓶及泰迪熊在玛沙兰大厦14楼的窗口进行2至3次的抛物实验。他声称,若把水瓶及泰迪熊从窗框上推下楼,将以垂直方式降落,坠落地点非常靠近建筑物墙壁;相反的,若是把水瓶及泰迪熊抛出窗口,坠落地点则与赵明福卧尸地点相近。他说,他与两名法医仅留在14楼上做实验,并未有到5楼的案发走廊做测量。因此,他再次强调,此实验的成果不能作準。另一方面,纳兹里指出,依据闭路电视显示,赵明福于在两名反委会官员带领下进入大厦14楼的办公室。他说,死者随后从此未有离开过14楼的办公室,毕竟进出该楼层办公室都需使用电子通行卡。未出动警犬搜寻錶盘反贪委会代表律师沙菲益再次挑起赵明福手錶錶盘“不翼而飞”的疑点,阿末纳兹里指出,若能寻获死者錶盘,而錶盘又在坠楼时损坏,警方或能确实死者真实的坠楼时间。纳兹里在反贪会代表律师沙菲益的引导下认同,一般谋杀案,犯罪者都会毁尸灭迹,不会在案发现场留下任何证物;不过,本案的案发现场却留有死者錶带,因此并不符合以上论点。纳兹里却答非所问,指若死者的手錶在坠地时损坏,或可证明死者的坠楼死亡时间。至于迄今仍无法寻获的死者錶盘,纳兹里指出,他与上司凯玛鲁丁及队员们都曾在大厦5楼範围、底层停车场、大路旁寻觅錶盘,惟仍不见蹤影。他指出,由于5楼的地层表面属胶质地板,因此他认为死者在坠楼后,所产生巨大的弹力将震脱死者的手錶,以致錶盘掉在大厦附近範围。他也在皇委会主席冯正仁提问下,声称警方未有出动警犬队进行搜寻工作。他认同,若手錶錶盘真的掉入5楼走廊的7个排水洞中,从案发至今,雨水很大可能已把錶盘沖走。明福口袋红笔没掉出大马律师公会代表律师赵伟声称,赵明福从14楼坠下后,其口袋的红色原子笔仍然原封不动地“留在”衬衫左边口袋内,并没有随着从高处坠下而掉出口袋外。不过,第12名证人查案官阿末纳兹里供证时表示,他对该原子笔从高处掉下,却没有掉出死者衬衫口袋一事不知情。他说,他未针对该支红笔进行指纹採集工作,也未针对红笔的墨汁与赵明福书包内“字条”上的字迹墨汁进行对比工作,就把红笔送往化验局。纳兹里说,他在法医抵达前,不曾动手检查死者遗体,而遗体随后送往解剖,身上的衣物及原子笔被送往进行化验,所以他对此毫不知情。他接受赵伟的提问时供出,依据呈堂照片,死者衬衫的左边口袋确实有一支原子笔,而该支红笔并未夹着死者衬衫的口袋,而仅是置放在口袋内。他声称,从反贪委员会口中得知,该红笔是反贪污委员会的活动赠送纪念品,死者也因此在事发当天获赠该支红笔。上司指示1週内完成调查纳兹里指出,他接获上头指示,必须在一週内完成案件所有调查工作。“在一般谋杀案中,查案工作并不会设下限制,只要获得有力证据及嫌犯,就可把嫌犯提控上庭。”他声称,他共有11年的查案经验,包括4年为查案官助理及7年为查案官。他说,在处理赵明福案之前,他都是着手处理谋杀案件,并未处理过自杀或猝死案件。他指出,在案件事发时,他恰好在沙亚南警区总部当值,因此他马上抵达案发现场。直到下午3时,其上司雪州警察总部刑事调查组主任卡玛鲁丁才正式委任他为此案查案官。现场没发现可疑武器纳兹里指出,他曾前往雪州反贪会总部第14和15楼检查,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武器,包括木棍及铁棍等,而他检查的地方,包括反贪会官员安鲁依斯迈、莫哈默阿斯哈的房间、厕所等地点。他说,根据他的调查显示,该反贪会总部必须依靠电子通行卡进出,若公众有事前来投报,必须由内部的反贪会工作人员协助开门进入,而且为了防止外来者的破坏,连后楼梯都被上锁,只有反贪会官员持有钥匙。另外,他也表示赵明福裤子所造成的撕裂痕迹,是基于其背部的骨头经从高空压力冲击下,所以撕裂的原因是由内到外所致。釐清3新证人身份首席事务官阿玛吉星指出,事务官已釐清3名新证人名单,包括3名身份不明官员、调查雪州议员舞弊案的官员及盘问赵明福的反贪会官员,并呈堂为案件证人。不过,他称,暂时无法确定案发当天在14楼的所有官员的名单,此份名单将于下週一提呈听证会。他表示,事务官也详细调查赵明福背包里的记忆笔、相机、记忆卡等物品,惟所有物品皆与反贪会毫无关联。另外,由于无法查证反贪会14大楼的闭路电视记录,因此皇委会或可能再次重回现场。字条译本列呈堂证物週五是赵明福坠死案皇家调查委员会听证会的第9天,皇委会正式把从赵明福书包中搜获的字条翻译副本列为呈堂证物,而有关字条的翻译副本是出自反贪污委员会的翻译版本。这份由反贪会翻译的字条副本,与之前验尸庭通译员的翻译版本有些许出入,但内容的大意相同。在反贪会代表律师拿督沙菲益出示的字条翻译副本时,皇委会主席冯正仁要求纳兹里对照手上的翻译版本,是否与沙菲益持着的版本一样。首席事务官阿马吉星透露,该字条出现后,曾一度被提呈上验尸庭以接纳为证物。最后,冯正仁在向沙菲益确认后,同意把这份翻译版本列为调查委员会的证物之一。纳兹里供证时指出,在下午5时左右,他在雪州反贪会办公室内的沙发旁发现赵明福的书包内出现有关字条,与赵明福口供书、笔记本交给化验局,以对比是否出自赵明福手笔。“有关的程序完成后,就被送往我的办公室,我把字条锁入箱柜中原封不动,而且只有我自己拥有钥匙。”他说,他不认为有关字条所翻译出来的意思,就是指赵明福被反贪会官员刑法和挨打下所写出,他也没有针对字条内容展开调查。他称,他不明白字条中所提及电脑拷贝资料的内容,他只是表示有关书包内也有4份报价单。他解释,由于反贪污委员会已充公该电脑,所以在对方仍然调查案件的情况下,其上司只是指示他不要取走电脑调查。询及是否满意有关中文字条的调查,纳兹里表示满意,并相信有关字条是出自赵明福之手。有关字条的中文原文内容:“欧阳:他们在没有複製我的电脑文件下取走了所有电脑。矛头一直指向你。对不起。不懂装懂,结果连累了你。我说,mendapat kelulusan YB(获得议员批准)。他们硬打成mengikut arahan YB(根据议员指示),我帮不到你,抱歉。对不起,我很累了,再见。”‧2011.02.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