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K蕙生活 >标準化的世界(上):用平均标準衡量不同个体,将不会适用于任何 >

标準化的世界(上):用平均标準衡量不同个体,将不会适用于任何

发布时间:2020-07-18作者: 阅读:(714)

问你一个问题:小明在大学的成绩平均积点(GPA)获得了满分4分,但智商只有105(属于普通)。小强的智商是140,但在大学的成绩平均积点只有3分。请问谁比较聪明?

这个星期解读的是《平均的终结》(台版《终结平庸》),作者是哈佛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托德.罗斯(Todd Rose)。前面开头的问题其实是一个「陷阱题」,这一问题诱使你使用某种「平均标準」来思考谁比较聪明,而这问题的答案是:没有答案。因为「小明的成绩平均积点比小强高」这一讯息,是无法说明小明就一定比小强聪明的;反之,「小强的智商比小明高」这一讯息,也无法说明小强就比小明聪明。

如果我们再多问几个问题,我们会发现,事情会越来越複杂——小明可能在文科方面比小强更好,而小强可能在下棋方面比小明强;小明在音乐方面极具天赋,而小强在数学方面鹤立鸡群。

细想之下,我们当然能理解小明和小强其实是各有千秋,没有谁真的在每一方面完胜对方。但我们曾经谈过,大脑总是喜欢用便捷的方式迅速地、直觉地下结论,我们会本能地从单一讯息、单一维度下判断。

因此,我们就是会情不自禁的用平均成绩和平均智商分数这一类标準,来迅速的判断一个人是否聪明——当你知道你的同学成绩比你好时,你会自然而然的假设他/她比你聪明;当你看见本文开头的问题时,你会直觉地给出一个答案,直觉地判断谁比较聪明。

而罗斯的这一本《平均的终结》,说的就是现代社会的评价机制、现代人的思维,是如何被各类如智商、成绩、身材标準、工作绩效标準等等的「平均标準」所绑架的,以及我们该如何打破这一困境。

具体来说,有两种与「平均」有关的概念,可能已经绑架了你的思维。

平均即完美,抑或平均即平庸?

罗斯在书中写道,现今社会所普遍使用的「平均标準」这一概念,其最早源自于天文学:

「平均计算法」原是天文学家们用来减少观测天体的误差的方法,至到后来,科学家阿道夫.凯特勒(Adolphe Quetelet)把这一方法延伸到了其他领域:

凯特勒的比喻用得很好,逻辑也很清晰,而「平均标準人」这一观念在当时也迅速的被学界与大众所接受。

只可惜,这世上根本没有「平均标準人」,罗斯在书中举了两个例子:

20世纪初,美国民间曾举办过一个「标準人」比赛,比赛的主办方在收集了15,000名年轻女性的身材后,用平均计算法计算出了「标準女性」的体形尺寸,然后要求参赛者提交自己的体形尺寸,而最接近「标準女性」的体形的参赛者将获胜。

在比赛开始之前,裁判们预测大多数入围者的尺寸都会非常接近标準尺寸,比赛最终会以毫米之差分出胜负。然而事实是,在3,864名参赛者中,只有不到40人的5个部位达到平均标準,没有一个人符合全部9个尺寸的平均标準。

1950年,美国空军的研究人员在测量了4,063多名飞行员的身体各个部分的尺寸后,为飞行员的身材计算出了各个部位的平均值,并以此数据作为「标準飞行员」来设计驾驶舱。他们相信,这能造出适合大多数飞行员身形的驾驶舱。

但最终结果表明,在4,063名飞行员中,没有一位飞行员的身材,是完全符合设计出来的驾驶舱的,没有谁的身材与「标準飞行员」相符。研究人员还发现,如果只选择三个部位进行比较,例如颈围、大腿围、腕围,那幺只有3.5%的飞行员在这三个维度符合平均尺寸。

而结论就是,根本就没有标準飞行员,如果为标準飞行员设计驾驶舱,那幺这个驾驶舱就不会适用于任何人。

当然,也不是没有人批评过凯特勒的「平均即完美」这一观点的,其中,有一位批评者在凯特勒的思想之上做了一些「改进」,罗斯在书中写道:

我的理解如下:

泰勒主义的平均标準,其主要作用就是让社会有了一把衡量优劣的「尺」。有了这把尺,我们就能够相对「客观」的衡量大部分事物。

以前,我们不知道要如何客观地衡量一个人的聪明才智,以前的人都是透过主观的直觉判断来分析一个人的。现在,我们有了智商测试和大学平均分这一类「尺」。

以前,我们不知道如何客观地衡量一家餐馆的食物到底好不好吃,现在,我们可以透过大众在互联网给予该餐馆的平均分数(例如,脸书和谷歌的评分系统),来判断哪一家的食物更出色。

由于泰勒主义的平均标準提供了我们一把尺,所以我们可以更清晰、具体的衡量各类事物了,这一把尺可以延伸成一个楼梯——人们在这一楼梯上进行分级、排名,并按照标準不断的往上爬、力求进步。

当人们获得进步后,平均标準也因为人们的进步而不断往上提升,结果人们又有了更高的标準,这无形中起到了推进社会繁荣的作用。而作为代价,你必须与他人一样,用同一把尺来衡量与被衡量自己的才华、能力、成就、事业——无论这一把尺是否真能衡量你,社会对你的评价,你对你自己的评价,都会受到这一把尺的影响。

社会中的各类「标準」,在无形中迫使你变成某种「标準人」。

►标準化的世界(下):要真正理解一个人,你就不能把他当作是「一个人」来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